广告位
图片
当前位置
自定内容

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

病非人身素有之物,能得亦能除,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董景昌

文章正文
序言
赤手道医    2012-06-21 14:05:58  点击:14031 发布人:管理员

      西医之父希波克拉底说:病人的本能就是病人的医生,而医生是帮助本能的,也就是病人本身是最好的医生。

       这是充满了智慧结晶的思和想,给了我无限的启发:人体本身具有强大的自愈力,天生就是神医妙药,人之所以会生病,是和自身的自愈力下降、免疫功能失常相关联的。要预防和战胜疾病,必须提高人体自身的自愈能力,并依靠自愈力来发挥作用,医生和药物都是协助人体提升自愈力的;如果自身的免疫系统不再发挥作用,自愈力缺陷,那么无论什么圣手神医开出什么灵丹妙药,都会回天乏力,救治不了病人。

        中医哲学的根本宗旨是尽量依靠内力(自愈力)来治愈疾病,治疗的目的是协助人体完成本身应有的功能,解开让自愈力受到损伤的这把锁,着眼于恢复机体自身的平衡和正常的运行秩序,也就是说使机体的自愈能力重新复苏是任何一种治疗方法的最终目的,自愈力是帮助身体恢复健康的真正法宝。

       赤手道医正是从人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有些人容易生病而有些人不容易生病?为什么会患上这种病而不是另一种病等一系列的问号出发,结合医学理论和临床实践,思索探索机体生病的根源和发病机制,并寻找出预防疾病的最简单易行的方法和治疗疾病的最不坏的方式。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机体的免疫功能失常,防御力减退,自愈力下降呢?排除天生遗传、社会文化、心理情志方面的影响外,我认为有内源性和外源性之分。内源性即内因,外源性即外因。外源性如压力劳累,营养不均,感受风寒邪湿,感染细菌病毒等;同时要强调的是由于目前普遍过度依赖药物治病,用药物“代替”机体器官的自身抗病能力,虽然取得了病灶的暂时平衡,但是久而久之机体的抗病能力就会逐渐减弱;另外药物在发挥治病作用的同时,药物的副作用对机体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损害,并最终加快了器官组织的正常功能的“提早退休”。我不否定药物的治疗作用,但不能过分依赖药物,而且许多疾病仅依靠药物根本不可能治愈,例如各种慢性疾病。现代化的工业社会,变味的空气,不洁的水源,受到各种化学物质污染的食物,无时无刻地在侵蚀着人们本来健康的机体(保护环璄,生态平衡关系到人类的存亡,请大家珍惜之)….这一切都对于个体的人来说均是外因,是我们一时无法改变的现实,我们能改变的只有作为个体的自已和自身的健康理念,在相差不大的环境条件下,通过自身的预防和努力,让每个人都少生病、不生病。

       内源性,简单来说就是机体自身免疫系统出了问题。赤手道医认为由于受到外伤、慢性劳损、功能退化、姿势不当等因素影响,导致脊柱正常生理解剖位置失衡,造成骨错缝、筋出槽,肌肉紧张、骨质增生等,压迫剌激脊髓,周围的血管神经,影响了信息传导,血流障碍,引起脏腑功能紊乱,自愈力下降而生病。这就是在同等的环璄条件下,有些人得病有些人不得病的关键因素,不得病者是因为其免疫功能是正常的,也就是脊柱是内外平衡的。一般认为人之所以生病,矛头直指肉眼看不见的细菌、病毒等微生物,没有考虑到人体大脑对各器官组织指挥不动,神经传导异常,气血运行不畅,致使机体免疫力低下才使微生物有机可乘,大量繁殖,发生感染,最终击败人体的防御体系而生病。当然了,外伤、辐射、中毒、传染等除外。

      中医说到底就是平衡医学,讲究的是阴阳平衡、气血平衡。无论是内源性还是外源性,人之所以生病,说到底也就是人体各方面的平衡被打破所致,并导致防御疾病的“正气”不足,致病的“外邪”才会有机可乘。正所谓“正气内存,邪不可干”也。

      赤手道医认为脊椎不正为百病之源,脊椎正了百病不侵。在脊柱正常生理解剖位置失衡的基础上,再加上各种外界因素的作用下产生了疾病。

       从人类的演化史来看,人作为唯一能在行走、站立保持直立位的高等脊椎动物,人类从四肢着地到上肢的解放,经历了大约250万年的时间,几乎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相对于5亿多年的人类进化发展史来算,也是很短暂的一瞬;可以说,人的脊椎既完美又复杂,同时依然是脆弱的,因为它的基本结构更适合四肢着地,在直立的姿势则是脆弱的;同时,人体各部分的活动均发生在脊柱活动的基础上,就构成了脊柱易于发生损伤的天生原因,所以需要我们人类自身更多细心的呵护。可是现代的生活方式,姿势习惯,无不是时时刻刻在损害本来脆弱的脊柱,如睡软床,长期单边侧睡,趴睡,不合适的枕头,不科学的过激运动,单边运动,以车代步,女性穿高跟鞋等等,造成大部分人从小就开始出现脊椎正常生理解剖位置发生改变,进而伤害了人类健康的根基。

      从个体的人的生长发育成长过程来看,人的卵子受精后形成的胚胎,如同一条小毛毛虫一样,这正是刚形成的人体的脊柱的雏形—脊索;随着脊索的发育,再形成神经、血管、大脑、内脏、四肢等器官组织,所以脊柱天生就注定就特别重要,是机体健康发展的核心基础。胎儿出生后,成了新生儿,新生儿似胎儿一样,脊柱正常的生理曲线并没有形成,一般婴儿到6个月坐位后,腰椎的曲线才慢慢形成,随着幼儿直立行走,脊柱的正常的生理曲线才逐步形成,而脊柱生理曲线的形成是是为了适应人体自身功能的需要,为了适应人体自身在地球引力下保持能直立位的生理需要,它不是天生就形成的,所以脊柱的特殊解剖结构造就了脊柱是比较脆弱的,是易于损伤的;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脊椎就开始退变,如果不加以保护,没有从小养成良好的姿势习惯,就会导致椎体的位移,从而引发许多的疾病。

       赤手道医从现代的解剖学着手,从微观的角度对人体进行全面认识,了解各个器官的功能和各组织系统的精密分工,并从中医治整体观出发,认为组成人体的各组织各系统之间关系密切,相互关联;其中神经系统(经络、体液)是机体起主导作用的系统,控制和调节机体各系统器官的活动,以维持机体内外环璄的平衡统一。内分泌失调、代谢失常、免疫功能紊乱、自愈力下降,正是因为神经中枢对各器官、组织调节不力,神经系统不能传达完成脑部指令所致。

      人的神经系统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脊椎的椎孔叠加组成了脊瀡的通道——椎管,椎体的后关节之间相互构成椎间孔,是脊髓发出的脊神经的通道,交感神经紧贴脊柱两旁,因而当脊椎骨关节发生变化、错位,就会造成神经被激惹,出现信息传导异常,脏器、组织功能紊乱,进而引起器质性病变。

      赤手道医认为脊柱失衡,骨关节错位,软组织的损伤、炎症,骨质增生等,使神经、血管被激惹,神经信息传导不畅通,气血、能量、经络传导障碍,血液、淋巴、体液循环下降,内分泌代谢异常,酸碱平衡失调,电解质紊乱等,导致机体脏腑、组织功能紊乱,造成机体抵御疾病的能力下降,进而亚健康及疾病随即而至;如果要从真正意义上治愈疾病,必须矫正脊柱的失衡状态,恢复脊柱的正常生理解剖位,解除肌肉痉挛,使神经、经络的传导正常,气血、体液循环畅通无阻,能量、营养交换无障碍,内分泌、代谢无异常,免疫功能发挥正常,自愈系统恢复工作,疾病自然远离而去。

      从历史上看,中医学里虽然没有“神经”的说法,但是“经脉”(经络)的概念与现代脊神经及行走于脊柱旁的交感神经极其相似,并认为“督脉生病治督脉,治在骨上”明确指可以通过整理骨关节来治疗督脉引起的病变。古人常用的方法是通过推拿按摩、针炙方法剌激穴位,打通经脉,修复和激发自身防御体系和自愈系统来解决疾病问题。

      无独有偶,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曾预言:未来的医生将不给病人药物,而其兴趣在于照顾病人的骨架子,是在于饮食营养和找出致病的原因及做预防生病的人、、、

     “有诸内,必形诸外”。人体的体表与体内,脏腑之间都有必然的内在联系,在功能上互相协调,病理上相互受影响。发生病变时,脊柱不平衡,可以通过神经体液因素反应于脏腑、组织,引起机体疼痛、不适甚至病变;同样脏肢体的疼痛、不适、病变等也可以通过脊柱表现出来。脊柱的内外平衡失调,联络脏腑的血脉经络受阻,易在骨关节错缝点附近,造成缺血缺氧,代谢物淤积,形成血瘀症和炎症,故能按脊柱棘突偏离中轴线地方的软组织,往往会有压痛和肌紧张,可触摸到结节或肌肉条索状,这也是为“脊柱把脉”诊断和手法治疗的依据。通过触诊脊柱某节段的错位,可以判断对应的脏腑功能是否紊乱甚至病变。如胸椎1到6错位,会影响心肺功能,引起胸闷气短,胸口疼痛,心律不齐,感冒、咳嗽等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疾病或者病症,触诊可知对方是否有可能已患上或将来会患上心绞痛、心肌梗死,甚至可造成猝死的危险。胸椎6到9向右侧弯,会造成同侧肋间神经痛,长期下去可能会演变成肝功能障碍、肝硬化、胆囊炎等疾患;胸椎6到9向左偏了,左侧肋间神经痛,会引起血糖异常,另外还会容易引起胰腺疾病、胃溃疡、胃下垂等方面的疾患。反过来也一样,近视、眩晕、脂溢性脱发患者,基本上与对应的寰椎是错位的;过敏性鼻炎患者,基本寰椎和骨盆不正;哮喘、冠心病、肺癌、乳腺癌患者的上段胸椎棘突是偏离脊椎正中线并伴有骨盆不正;而胃癌患者的胸椎5到9的椎体是错位的伴有骨盆不正等等这些都是脊柱与脏腑互为因果,密切互动的结果,基本可以“对号入座”,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随着对脊柱相关疾病的研究的不断深入,赤手道医发现矫正治疗脊柱小关节紊乱,脊柱侧弯,骨盆不正,如腰椎滑脱、后凸、腰椎侧弯等引起的椎管狭窄症、椎间盘突出症、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等被治愈的同时,可以达到异(多)病同治的功效;不仅将腰腿痛病治好,而且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将腰骶椎(骨盆)不正引起的相关的疾病,如甲亢、肝炎、胃炎、痛风、阳痿、便秘、尿频、哮喘、痛经、皮肤病、脂肪肝、月经不调、慢性肾病、前列腺肥大、代谢综合征、强直性脊柱炎等等许多疾患治愈;通过恢复骨盆正常生理解剖位置,将脏腑、组织之间被破坏和阻断的联系程序重新建立起来,可以使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恢复正常,可以达到治愈相关疾病的目的。所以,矫正腰骶椎错位,不仅是解决腰腿疼痛的问题,而且最主要的是可以达到“内病外治”、“内病脊治”、“多病同源”“多病同治”,这才是我追求的最终目的和至高目标,这才真正可能解决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世界上50%的人身上有10种以上的疾病”的难题。

      中医认为“上工治未病”,这应该是有良知的医者追求的最高境界;虽然这会如会扁鹊所说的“其长兄医最善却名不出家”,是因为长兄能将病人的疾患在没有发作出来前就治好了,患者会觉得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病或疾患根本不足道,难以让患者理解信服;不像扁鹊是将别人已发出来的相对严重的疾患治好,治病如救命,所以容易闻名。矫正脊柱(骨盆),恢复了脊柱的内外平衡,在不知不觉中将病患治愈,手法并不复杂,治疗也不困难,也就不会出名,也不可能有很好的经济效益,但我无怨无悔,不断追求,只希望大家能树立脊柱健康人就健康的理念,从病源上预防疾病,从根源上治疗疾病,使人民不用再饱受许多疾病迁延不愈的痛苦,不再使那么多患者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这样中国迈进即将到来的人口老年化社会才会更加豪迈。

        目前,世界各国都在加紧对脊柱病及脊柱不正引起相关疾病的研究,并取得了许多优秀的成果。其中美国就建立了“世界脊骨神经医学会”,并认为人体的疾病与脊椎的错位密切相关,是脊椎错位干扰了神经系统的调整功能,使各系统功能活动出现紊乱,干扰了疾病的自愈力而导致疾病。“世界脊骨神经医学会”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的10月16日定为“世界脊椎日”,为的是引起各国政府和人民对脊椎健康的重视,并认为脊椎不正是多病之源,是人类健康的隐形杀手,是导致许多慢性疾病并且无法治愈的本质根源,是21世纪人类健康的最大挑战。

      赤手道医认为要治未病,先要关注脊柱健康。关注亚健康,必须从关注脊柱健康开始。

      脊柱是生命的根基,健康的支柱,脊柱健康是整体健康的前提。脊柱相关病学,是一门新兴的医学学科,是绿色医学、自然医学,它为许多传统意义上的慢性病和疑难病的真正治愈打开了希望之门,而且为解开癌症、白血病之迷指明了方向,预防治愈癌症、白血病已不再遥远;这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我在这里大声呼吁:不要迷信什么防癌治癌药物,不择手段把千年的红豆杉砍伐;将白犀牛射杀,盗取牛角,使它灭绝;为了挖虫草,荒废了无数的青青草原。既然99%的人包括医生都没有弄清楚癌症的真正发病原因,如何能真正预防和治愈癌症?如果任由物种不断灭绝下去,人类的灭绝也不再遥远。)

      中医文化将医术视为仁术,唯有德高艺精才可称为“仁术”,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视人之病,犹己之病”,进而发誓“普救含灵之苦”。如果医术仅为技术手段,缺乏人文关怀,易在不知不觉间“以药饵为刀刃”,杀人于无形。医者要勇于忏悔,剖析自己为什么对许多疾病束手无策?反思自己到底真正治愈过多少患者?为什么现在医院越建越多越建越大,患者却越治越多?为什么医学检验设备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多样化,误诊率还这么高?药品的开发商、生产商是否想过在医学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连近视、失眠、哮喘、痛风、甲亢、冠心病、糖尿病、胃溃疡、荨麻疹、慢性肾病、脂溢性脱发、过敏性鼻炎、肝功能障碍、高尿酸血症等这么多常见病、多发病根本无法治愈?而药物能真正治愈的疾病又有几种?大部分疾病只能通过长期药物控制或缓解;更可怕的不知道如何预防疾病,基本上是等生了病才去治疗和干扰,不知道如果脊柱正了,许多的疾病根本不可能产生!知耻而后勇,才会有进步、有创新。医者要树立“大医精诚”的医德,追求“宁可架上药生尘,但愿世人皆无病”的大爱精神,诚信责任,追求至善。

      虽然今日人类的科学技术的进步已经能探索到遥远的外太空,但是人类对自己机体自身的奥秘了解还是很肤浅,如神经系统,特别是自主神经系统,它的功能和作用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重要得多;我们目前药物还不能做到很满意调节和控制自主神经,也就不能做到满意调节和控制机体功能,也就不能真正治愈疾病。其实,临床上很多疾病的发病规律并不适合药物的这种干预,更多的时候还可能掩盖了病情。如胰岛素分泌不足,就补充胰岛素,不去研究机体为什么会产生胰岛素抵抗,胰腺功能为什么会失调,不能正常分泌胰岛素?胃酸分泌过多引起胃溃疡,就药物干预(抑制)胃酸的分泌,保护胃黏膜;胃动力不足,这好办,药物增加胃动力;不考虑胃酸分泌异常和胃动力不足是胃自主神经被激惹的结果,仅靠药物如何能治好?椎动脉受压引起大脑供血不足,引发头痛、眩晕,用药物扩张血管,没有考虑到解除椎动脉受压和神经被激惹导致椎动脉痉挛才是治本;尿酸高,服用秋水仙碱等药物,中和控制尿酸、利尿,没有考虑到高尿酸血症引起的原因是骨盆不正使肾脏、小肠神经受到刺激,机体代谢障碍所致,服药表面上尿酸控制好了,但是也误导了患者,造成患者今后患上肾脏疾病、心脑血管疾病甚至癌症的风险大大增加,因为共同的病因骨盆不正的基础一点也没有改变。过敏性疾病,干脆就远离过敏原,药物抑制组织胺的释放,脱敏治疗甚至激素治疗,不去找出机体产生免疫功能亢进导致过敏性体质的内部原因所在;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到目前为止仍然缺乏治愈的有效手段,往往寄希望于通过免疫抑制剂、糖皮质激素等来调节自身的免疫功能、消除消炎等,使病情得到暂时控制,但效果往往不尽人意,而且副作用大。免疫功能紊乱目前来说药物有可能真正调节过来吗?免疫功能失常,与中枢的调控失调密切相关,通过神经释放递质,改变内分泌的活动,影响免疫系统;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被激惹,还是要从内部找原因,而不是靠外来的干预!所以恢复机体自身的运行程序,达到各方面的平衡,让自己的自愈力而不是药物来治病是多么的重要!

      赤手道医将虔诚地匍匐在医学圣殿的脚下,刻苦钻研,他石之山以攻玉,学无止境,敢于攀登;并终生仰望头顶上遥远璀璨的星空和人们心中高尚的道德律,铭记中医医德,“不欺暗室”,厚德做人,良心济世。

      赤手道医名字中的“赤手”是凭双手为脊柱把脉,诊断并治疗疾病,另外还蕴含以前“赤脚”医生那种最真、最纯、最热的服务人民之心;“道”是道德的意思,置在“医”的前面,就是德行至上,不能欺骗人,不能唯利是图,有道才有医;同时“道”还有“规律”的意思,就是要寻找生病的原因、发病机制,探索生病的规律,遵循人体自身的运行规律来防治疾病;并布道医术,希望多少能改善目前医学上的许多不足;大道至简,防病治病并不用太复杂,教导人们如何真正不花钱、少花钱去预防各种疾病,让人民少生病、不生病,同时改变人们对慢性病、疑难病没法预防、没法治愈,只能控制、缓解的观点,亦善莫大焉。

     脊柱正了,人是不会怎么生病的,除了正常的衰老。

     但愿有朝一日“天下无病”,“天下无医”!

上一篇:上帝的眼泪
下一篇:我的中国梦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赤手道医
联系电话:13929576801
技術支持:同福信息科技[定制網站]  ICP備案:正在进行备案
图片